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美哉白城(林丹娅)
重播

                                                                                                                             作者:丹娅 


        厦门人几乎没有不知白城的。厦大白城。白城,白城,轻轻弹念于唇舌之间,有一种幽秘的古意,又有一种清悠的写意。不知道这地方为什么叫白城,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都叫它白城。从前的白城,只有一条窄窄的沙石路蜿蜒穿过,路两边一株一株清一色木麻黄,是经典的防风防沙林带。沙坡下岸礁间,间或有细密的相思丛与疏朗的芦苇花,在海风中摇曳生姿,闪闪发亮。透过这些高高低低的植物看白的晃眼的沙滩,沉静地伸入到碧蓝的海水中,会把远道而来看海的旅人迷得抓狂。但如果真有什么人胆敢在此地撒欢的话,就会有全副武装的边防军,冷不丁地从什么地角儿冒出来,厉声喝令你止步,否则后果自负。 
        待到边禁解除后的八九十年代,人们对海峡水域的神往与好奇,终于得到名正言顺的空前释放。这种能量似乎在鹭岛上空盘旋了一周后,又全凝聚于近在闹市咫尺的白城海域上――全厦门人民似乎都跑到这里狂欢嬉戏来了――当然包括来厦门的外地人。那时候,白城的白天黑夜,白城的岸上海上,总是下饺子似地下满了人,人影幢幢,人声鼎沸。随着人流的剧增,大排档小吃摊如雨后蘑菇,一朵又一朵爆开在木麻黄树下的所有空地上,挤挤挨挨,满满当当,炉火正红,饭菜飘香,经典的海瓜子与土笋冻,送走几多看海探海吃海大快朵颐心满意足的游客,却留下尤如乡镇集市般的街景,拥堵、无序、还有点脏。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这时白城还不通公交。 
        时光荏苒,时序更迭,岁月翻动如蒙太奇。今天,一辆双层观光巴士,间夹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正缓缓驶至白城站,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马拉松跑道的环岛路,拽着它曼妙无比的身型,忽地就在你的眼前铺展开去。你依稀可以听到公交车里的喇叭正在播音:白城站到了,到白城的乘客请下车,开门请当心……其实这时就是不听广播也知道白城到了。哪会不知道呢?一路从市区过来,正蒙得昏昏然,忽地一阵海风倏然而至,如此凉爽坦荡,浑身的溽热烦躁登时消退;紧接着再一阵潮声涌来,所有的市井尘嚣也登时远遁。更令人且惊且喜的是,随着海风海潮倾泄而至的是那无遮无拦的天光海光,它是如此晴朗、明媚、热烈、碧透,一扫日常所有的陈旧、阴晦、抑郁。更兼有近在眼前的胡里山,远在天边的日光岩,左踞右峙,远拥近抱,此时都做了白城这独一家的无双风景。 
        而要看全这风景,最好的去处莫过于“城头”,这个地方在白城的滨海马路边拔地而起,凌空十数丈,在这个地方观景有一大奇:凡过此处的人,很难不被眼前这似乎司空见惯又似曾相异的景色震住了:它是日日都在的白城,但又好像不是往日印象中的白城,它让人常看常新,百看不厌。其中的奥妙就在于它总是在变化,四季晨昏,云雨霞雾,永远此一时非彼一时也。因此,眼睛固然舍不得就走,脚步也跟着就粘在此地。 
        日日都要经过这里上班下班的冯老师,这天经过这里又忍不住在此留连不去。她总是感叹白城太美了太美了。问她白城如何美,她说什么都美。你看,她说,连人行天桥都这么美,真的有像彩虹的桥,美的恍惚不是现实,但它的确又在我的现实中。老家在大连的冯老师比较说,大连是美,但它的美,对家居的普通市民来说,那是必须刻意走近它才能享受到的美,因此它大部份是属于假日的美,游客的美。而厦门的美就如白城的美,它是属于日常的美,家居的美,老百姓的美,它推窗即见,行走即得。我们就在它其中。它看起来美的不现实,但它的确又是现实中的美,它让现实中的我们时时生活在别处,永远都有新奇鲜感新奇感,这是我们时时都可享受到的美景,也是真正能迷人的美景。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249175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