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安身立命的土地(曾纪鑫)
重播

                                                                                                                              曾纪鑫 

        大概是从小生长在农村的缘故,我对土地怀有一种独特的深厚感情。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他们把它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贵重。没有土地,就没有耕作,也不会有所收获。那么,以种田为生的农民这一职业也就无从谈起。我虽然没有赶上“打土豪分田地”轰轰烈烈闹革命的农民运动,但改革之初农民分田到户时的情景,是亲眼目睹并亲身经历了的。那时,我高中毕业回村务农,为分得一块上好田地,每个农民几乎都使出了所有的机智与狡黠,有时还弄到了大吵大闹甚至动武的地步。这也难怪,因为田土的肥沃与贫瘠,地势的高与低,距离的远与近等,直接关系到今后的耕种、管理与收获,这一次性的分配将涉及他们今后的生存与命运。 
        我对土地的感情,则缘于它对我的赐予。儿时,常握着小铲,在茅草地里一个劲地翻掘,将那挖出的茅草根捋几捋,放入嘴中,立时就有一股甘甜的土腥味弥漫胸间。有时为饥饿所困,眼珠骨碌碌地在已然翻耕过的田土上搜寻不已,偶尔寻得一截挖断的红薯,或是一个荸荠,往往顾不上揩拭泥土,就迫不及待地放入口中,贪婪地咀嚼起来。夏天,还会脱得赤条条地跃入池塘,一个猛子扎入水中,在塘底泥中采掘白嫩的藕条…… 
        回村务农的日子,虽然不安心当一辈子农民,但在田地劳作,一天到晚与泥土打交道,泥土沾满了我的手脚、身子与衣裤。日子一长,也对泥土生出了一股强烈的亲切与喜爱之情。 
        分田到户,我家分得的田地有一块属于村里的上等肥田。当种子破土而出,新芽的嫩绿覆盖田野,每日早晨或黄昏之时,我总是望着这片笼罩在一层薄雾之中的绿色,心里涌动一股由衷的安慰、充实与喜悦。哦,这是一块属于我家的田地,那么,土地上的一切都归我所有了。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眼前的新绿在流动的薄雾中变幻成了一座美妙的天堂…… 
        后来,我考学离开故乡,进入了城市的天空。到处都是水泥地面,到处都是高楼大厦,这是一个由钢筋、水泥与砖头共同构筑的世界,很少见得到泥土。但是,对土地的感情已积淀在内心深处,我常常怀念故乡的土地以及那块土地上茁壮的庄稼。 
        每隔一段时间,我都要到郊区走上一遭,蹲在田头地边,抓上一把泥土,放在眼前认真地观赏,贪婪地吮吸。于是,也就不难理解那些漂泊在异国他乡的华侨,为什么要将故乡的泥土带出国外,带在身边了。 
        我那早已故世的奶奶曾经说过,人要经常接收地气,才会活得滋润与健康。对此,我有过多次深刻的感受,只要回到故乡,漫步在广阔的田野,我的内心,便会涌出一股从未有过的踏实与舒坦。 
        生活在城市,住在高楼的“盒子”里,身子悬在半空,真有一种浮在“空中楼阁”之感。可走出高楼后,脚下仍是水泥地面,难以接触到土地,我们可否试想一下,这种长期远离土地的生活,将给城市的居民带来一种什么样的后果? 
        希腊神话有个名叫安泰的大力神,一旦他离开土地,就会变得四肢无力受人所制;然而,只要他稍稍接触大地,就会变得力大无比不可战胜。这既是一个神话,也是一个寓言,一个象征,是我们人类的缩影与真实写照。 
        土地,不仅是农民的命根子,也是整个人类赖以生存的根基。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164759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