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丹桂(沈世豪)
重播

                                                                                                                               沈世豪 


        很喜欢桂花,尤其是丹桂,花红如炽,把飘逝的岁月,点燃在远方游子深深的眷恋里。宋代词人李清照赞美它“自是花中第一流”,爱之情切,且独具慧眼。我的故乡——福建浦城,全国驰名的丹桂之乡,不由令人神往了。   
        桂花并不罕见,叩拜过天下不少名山胜水,几乎都可以看到它那迷人的倩影。然而,绝大多数是米黄色的。最出名的要数桂林的桂花一条街,中秋赏桂,人流如潮,其桂花白里透黄,“暗淡轻黄体性柔”,美则美矣,细细品去,总感到似乎美中还有点失之纤弱。杭州的桂花、飘逸、清纯、洒脱,也是黄色的,其神姿仙态,不知赢得了多少文人的绝唱。听白乐天唱“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真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味。而浦城的丹桂和这些地方的桂花相比,给人的感觉迥然不同。   
        浦城是闽北文化古城。青砖砌成的老城墙,大多已经崩塌了,但基本轮廓还在。绕城而过的南浦溪,比过去瘦了许多,但还是在向人们倾诉着什么……城里的老屋,不少是明清时代留下来的古董,乌瓦、风火墙,麻石铺成的窄窄的巷子,满目风尘。然而,一脚踏进幽深的庭院,城里人叫天井,暗香扑鼻,抬头一看,一棵合抱的丹桂,碧叶如泼,而满树的桂花,却是如火如荼。是火炬,燃尽晦暗、忧伤,还有浓浓的烟尘味,照亮古宅昔日的辉煌吗?不知什么原因,浦城的老屋,不少都种有丹桂,当地人叫红木犀。一棵古老的丹桂,就是不凋的精魂,也是最美的丰碑和见证。满树繁花,如语如诉,不知牵起了多少子孙长长的思念!丹桂,红得热烈而庄重、富丽而深沉、质朴而不乏雅致。看着看着,一腔思绪,仿佛便化为那丝丝缕缕的幽香,神游九天云外了。   
        是爱之太深、太切吧,城里人赏罢桂花,还不解馋,于是,在桂花树下铺上席子,轻轻地摇动树枝,刹那间,红雨飘飞,丹桂无声地落满席上。这种如诗如画的境界,真是如辛弃疾在咏木犀词中所唱的:“清香一袖意无穷,洗尽尘缘千种。”让人永世难忘。摇落下来的桂花,要把每一朵比米粒还小的淡绿色的花蒂剪去,洗净,用开水捞过,晾干,放入小金橘、白糖,就可腌制成驰名八闽的桂花茶了。丹桂花开的时节,家家捡桂花,就成了山城一道特殊的风景。城里的仙楼山下有一座古寺,叫天心寺,早在梁朝就香火很盛了,而且是日本佛教真言宗开山祖师空海拜访过的地方。现在,庙里清一色的女佛。阳光明媚的金秋,她们穿着一身月白的整洁的衣服,唇红齿白,围坐在大殿前面的丹桂树下,每人手持一支雪白的鹅毛,细心地挑拣簸箕里的桂花。神秘浩渺的佛国世界,也变得分外温馨和闲适了。   
        城里丹桂多,乡下毫不逊色。我的老家离县城80里,是一个典型的山村。最出名的一棵丹桂,长在宗祠的庭院里,数人合抱,大概有树龄上百年吧。解放后,这座宗祠成了小学。丹桂飘香时节,我们整天弥漫在氤氲的花香里。那朗朗的读书声仿佛也情不自禁地沉醉了。百花丛中,丹桂的花香,不像兰花那么清雅高贵,也不像腊梅那样孤芳自赏,它是平民化的,可亲、可爱、可敬、可触、可及,袅袅清香,就像慈祥母亲的叮咛,入耳入心。几十年来,走遍了天涯海角,但总也走不出故园丹桂那让人梦魂牵绕的花香。   
        世事沧桑,有故园如梦如幻的丹桂开在心头,每一天都是美好的。  

                                                         

                                                                            此文发表于2003年9月4日的《人民日报》大地副刊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204217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