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鼓浪屿——永不靠岸的天堂(夏玮)
重播

                                                                                                                                  夏炜 

       

        一只小巧秀美的画舫彩船静静停泊在鹭岛西南。 
        那就是鼓浪屿。鼓浪屿原名“圆沙洲”,从不可考的轶闻中得知,明朝的捕鱼人,因发现其西海边有大石,石中有洞,每当海浪冲击石洞,则声如擂鼓,故而得名。 
        很久以前,这个与市区仅隔500米鹭江的小岛是个半渔半耕的村落,与外界的联络要靠一只只小舢板维系。小屿上岩石林立,水草茂盛,除了沙鸥白鹭栖息,渺无炊烟人息。而如今,她不但有着四季如春的海岛风光,更因时光所铸的历史,而蕴藏了深厚的文化积淀和闽南风情。 
        她是我见过的中国最美城区之一。 
        有人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那么,如果我们漫步在鼓浪屿的街巷之中,打开心灵之耳,就仿佛在音乐厅里聆听一曲气势辉煌的东西方文化交融的优美乐章。 
        小岛上有传统的飞檐翘角,也有闽南典型的红墙骑楼,还有1841年鸦片战争以后,鹭岛沦为“五口通商”口岸,先后十三个西方国家在这小岛上设立的领事馆、天主堂、书院、医院与万国俱乐部。多年后,战争的创伤似乎未留一点痕迹地被时光悄然带走,而那些洋房别墅则以“万国建筑博物馆”的美名,留下来作为历史见证。在鼓浪屿成为“租界”以后,除了西方扛着枪的列强抢占风景优美之地建造公馆洋楼,那些二十世纪初回乡的富侨老板,军阀豪强,也同样撒金圈地,盖下豪宅别墅。一个只有1.77平方公里的小屿,据说曾拔地而起一千多幢的别墅! 
        如今,八卦楼依旧笑阅人间沧桑,海天堂仍然惯看秋月春风,而残败的了闲别墅里,是否还会有弘一法师“亭亭菊一枝,高枝矗劲节”的声音?在我偶尔独自漫步经过它们时,留给我的,仅仅是人去楼空、青草依旧笑春风的淡淡感觉。我更爱那些爬满斑驳老墙的绿色鲜活的生命,更愿意在一个黄昏或微雨的时刻,发现一株红艳的三角梅从某片旧瓦后探出灿烂的笑脸。或是,在幽幽长巷中,忽然听到一段我叫不出名字却让我驻足的悠悠琴声。这种韵色变异小巷幽、林疏放得画图开的意境,则使琴岛之美浸润于每一个角落。 
        提及鼓浪屿的“琴岛”别称,几乎厦门人都知道:全岛按每平方公里平均拥有钢琴的数量计算,鼓浪屿稳居世界之冠!同时,小巷庭院内缥缈回荡的琴声,也熏陶出了如殷承宗、许斐平、陈佐湟等多位音乐才子和钢琴诗人。然而钢琴进入琴岛的开端,竟原于19世纪中叶,西方传教士的到来。这一点就很少有人明白了。1906年,当小岛上回荡起缥缈的唱诗圣声时,第一架管风琴也跨海而来。 
        世界上最神秘的事物,一半是生命,一半是美。美的殿堂,从外边看,千门万户,自成天地,进去一看,原本都是相通的。2005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选美中国特辑,把鼓浪屿评为中国最美的五大城区之首,里面的文章,是舒婷老师的妙笔,题图照片,则是庆福兄曾送给我的那一幅如诗如画的照片。那张琴岛月夜下的令人神迷心醉的老房子,从骨子里渗透出鼓浪屿的无尽韵美。是的,不经意间,鼓浪屿的每一处班驳老屋,在积淀了百多年的历史与文化后,就让人不知不觉迷失在往事的记忆中…… 
        个性鲜明、特色独具,我想,这也是鼓浪屿与苏州老城、澳门历史城区、青岛八大关、北京什刹海入选中国最美五大城区的重要因素。而上海、香港这样的时尚大都会虽有入围,反而落选。因为现代中国的城市已经长得太像胞兄胞弟了! 
        由于全岛没有机动车和单车,我以为,上岛路人和游客的最妙处,是可以远离车喧马闹,无需路标指示,随心所欲地在清静的阶道上闲庭信步。 
        天堂是没有路标的,天堂里的人们也不需宝马香车。鼓浪屿,便是永不靠岸的天堂。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163612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