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佐茶话道(夏炜)
重播

                                                                                                                                 夏炜 

      

       

        雨多而微寒,是今年厦门早春的特点。 
        天高云淡的日子,呼朋唤友选一清幽佳地泡茶,是鹭岛最常见的生活情景。阴雨微冷的天气,约人品茶就成了难事。其实,雨中雾气氤氲,山黛天青,也有品一壶好茶神思遐飞的逸趣。 
        鹭岛小城茶店上万,典雅奢华古朴简约是其外形,哪怕是骑楼下随意支起来的一张茶桌子上,也有投缘对口的好茶吃。万盏千茶中似乎少有石破天惊的英雄故事,但在一壶壶慢慢泡、细细品的功夫茶中,平凡岁月里也就有了不同的颜色。 
        泡茶,曾使厦门人的生活有了一种特别的慢节奏:处惊不变荣辱不惊。据说,这是君子才有的品质。 
        关于君子,古往今来以《论语》里的论述最多。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不忧不惑不惧,多简单的君子之道。说白了就是吃得下饭睡得着觉不怕夜敲门。 
        好东西的本质就是简单,但简单归简单,如今有几人能做到? 
        “滋荣冬茹温常早,润泽春茶味更真。”春来,有好茶者以品新尝鲜为乐,争相购买明前茶、雨前茶来品。其实,“茶叶越新鲜越好”的观点是一种误解,喝过于新鲜的绿茶,容易损伤肠胃。普洱黑茶类,则有越陈越好之说。春茶买回,最好储放一段时间,等茶中的多酚类物质自动氧化,对胃肠的刺激降低以后再喝为佳。龙井雀舌明前茶,实是蝉鸣榕树荫时的消暑佳品。 
        春虽到,茶发晚,迎春观花放,听雨品秋茶,是老茶客们的共识。秋茶,以铁观音和武夷岩茶为上。铁观音发源于安溪西坪,近年以感德和祥华等海拔较高的山区出产的观音品质为佳。其色泽油润,砂绿明亮,外形壮结,颗粒饱满,冲泡起来汤色金亮,花果之香浓馥持久,水中带韵,唇齿留香,有绿腹红镶边、七泡有余香的美誉。 
        岩茶的历史则比铁观音悠久的多。如果说铁观音是闽南乌龙的花魁,那么武夷岩茶就是闽北乌龙的君王。唐人孙樵在《送茶与焦刑部书》中,则给了武夷茶“晚甘侯”的称谓。岩茶有十大名枞,大红袍为其翘楚,其他名枞有铁罗汉、白鸡冠、水金龟等。现代主栽名品是大红袍、武夷肉桂和水仙。 
        这两种茶,不寒不火,可清心明智,交友养性。当然,人有百家姓,茶有千种味,喝茶还是以个人的口味至上。我有一友,开茶店,连锁100多家,却自诩只喝铁观音,说是爱之深切,也未免矫情。正如春有百花秋有月,如若只爱春天,又怎能体味到四季更替带给我们的无限风景和美妙时光? 
        立春一过,阳气生发,有人踏青,有人赏花,爱茶的人就忙着商量准备聚个品茶会。看友人的微博,知道又在榕城琴南书院品茶,茶名石乳。宋人顾文荐《负暄杂录•建茶品第》里曾载:“又一种茶,聚生石崖,枝叶尤茂。至道初,有诏造之,别号石乳。” 石乳作为茶名,顾名思义,有岩石有乳香,饮之,柔滑甘香。石乳又名石乳香,产自武夷岩茶核心区慧苑、大坑口一带,是岩茶中的小品种茶,产量不多。陆羽《茶经》所云茶:“上者生烂石,中者生砾壤”。好的石乳干茶条索紧结纤细带宝光,具有奶香和果蜜香的混合味,水质柔滑而甘甜。 
        在林琴南的被改造的书院品茶,听起来就是雅事。雅事对于当代红尘,变成是极少数人的专利。对古人,则常有,譬如松下闻琴,譬如泉边烹茶,譬如不脱蓑衣卧月明,譬如牧童信手横笛吹。若说今古不同,大约是今天的雅,太过奢侈。 
        喝茶,雅事。雅事亦分:风雅与附庸风雅,俗的雅与雅的俗。国兴世盛,茶馆渐渐蜂拥于高档,高档到奢靡,管他风格风骨,管他赝品仿制,古玩珠宝青铜红木,搬了来堆砌一会所,就把风雅换了附庸。世盛茶兴,茶事多多,逢茶事,常有茶艺表演,演不好,就把俗的雅变了雅的俗,也常常雅的俗。这一切,都因失了平常心。平常心一失,忧、惑、惧就都来了,不信?看看都市的夜晚,有多少华灯与孤盏,伴人到天明? 
        中国古人饮茶,也要生煎羹煮,加盐加葱、添姜添枣,是为芼饮,就像现在英国人喝茶总要添点什么。以唐陆羽为分界,茶越喝越纯粹,喝出了寓意精神和文化。 
        去过武夷山的爱茶人,都知道这句话:千载儒释道,万古山水茶。你看,茶烟袅细香,是朱熹的文公茶;大红袍祖庭,是永乐寺的禅茶;大王峰下止止庵茶,则有道家那高卧云堂留梦醒,笑骑白鹤归蓬莱的境界。茶与山与水、与儒道禅的紧密关系可见一斑。 
        这又和中国人的文化基因有关。我们的传统文化,说白了是儒、道、释三家共处一堂。虽然有些杂,虽然每家各具个性各有境界,但却已经和谐相处了上千年,而且还将一直和谐下去。上世纪初,学者梁漱溟研究认为,中国文化的特征是一种“调和持中的态度”,这在儒家,就是所说的“和”。即便是一个没读过《论语》的人,也都知道“和为贵”三个字,足见“和”对整个民族的影响。此话出之《论语.学而篇》:“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对孔子而言,天下为公、和而不同的大同世界,应该是儒家所追求的最高理想社会。与之相应,好茶出深山,深山有佳泉,不论是哪一种茶,其高洁清雅、不卑不亢、大美不言,首先与“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思想契合。有了仁与智,几近于茶,也几近于君子。以至于清人杜濬,每饮茶,必将残茶收聚于净处,至岁终封成小丘,并拟《茶丘铭》:“吾之于茶,性命之交,世有常变,遇有顺逆,吾好茶不改其度。” 
        茶,更远里说,符合中国自古就有的“天人合一”思想,也是百姓追求的一种理想生活方式,草木之地,有青山,有碧水,再加上茶,就是美好的伊甸园,就是陶渊明一心向往的桃花源。这听起来,有点像今天都市人爱去的“农家乐”。山水相映,豚栅鸡栖,半掩扉门,无三聚氰胺苏丹红,有一杯香茗稻粱肥。无忧无虑不怕,向往吧?“农家乐”只是暂且的逃离,是生活在别处的解释。想长久,似乎就要以自然的和谐为摹本,且看《道德经》里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是茶与道的紧密关系。 
        茶在释家,则有“执象而求,咫尺千里,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的欣喜与静然。禅宗六祖《坛经》说:“恩则孝养父母,义则上下相怜,让则尊卑和睦,忍则众恶无喧。”释家讲吃茶,来自对个性的尊重。他们认为人人都有佛性,众生平等。 
        不论是绿茶的清苦乌龙的醇厚,还是红茶的甜美普洱的谦和,和、敬、净、寂,为茶饮的不变精神,没有暗斗与明争,鄙弃庸俗与势利,它强调境界的提升与心灵的交流,重视人格的完善与高尚。日本禅师绍鸥曾言:应把伟大的爱与善普及到像茶一样微小的事物上,对卑微的事物也要像对自己的爱人一样细心呵护。我想,这是一种胸怀,也是大爱。 
        现在的高僧,除了爱茶,还喜欢为人念经加持与题字。古时的和尚,却还插秧并作诗。南北朝契此禅师田间插秧后,就作了首诗传于后世:“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我们不去探究诗中的禅机和隐喻,联想到吃茶的礼让为先和合相处,就知道:茶性,清净方为道。 
        由此可见,不论是儒家的以茶养心,道家的以茶养身,还是释家的以茶养性,与茶“蕴和净静”的禀性都相通。 
        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案内一盏茶的可能性比一壶酒要高。但天天举案齐眉,不但形式大于内容,也乏味的紧。被当代国人捧为举世之宝的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色,是人之天性,德,需戒慎修省。用之于茶,色与人观,香与人闻,味与人饮,由是何人不色?好之而不迷乱,也许生活将更美好。如是,可道三个字:吃茶去! 
        正如世间有多少对爱人,就有多少不同的爱情故事,人间有多少种茶话,就有多少茶之道。我们行万里路,不只是为了走,走,是为了到另一个境界,停下,是为了欣赏人生。 
        最后,在一缕初春的茶烟中,想起唐代诗人卢肇的一首小诗:谁人得似牧童心,牛上横眠秋听深。时复往来吹一曲,何愁南北不知音。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079172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