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做一朵欢喜的花(黄静芬)
重播

                                                                                                                             黄静芬

 

        住在老城区闹中取静之隅,每日晨起开窗,就听见屋外的树上,有鸟儿啁啾鸣唱,声音脆响,悦耳。而后,在屋里忙碌家务时,安谧的窗台,常常栖一只鸟,它歪着头,踱着步,表情安详。好几次,一只鸟竟然从窗台跳进,于木地板上悠然站立,东张西望。 鸟是窗台上的一朵花。 春来了,周末去郊外。郊外厦门的春,与冬的界限,不像北方那样截然分明。放眼之景,与深寒时没有太多区别。只是,一棵不大不小的树,光秃枝丫上萌出点点新绿,一群浅褐色小鸟歇在枝条。第一眼,以为乍暖还寒里,这树已迫不及待,率先开出一树繁花。

        鸟是树的一朵花。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在时间奔腾不息的流光里,有时,抛开凡俗喧闹,躲开尘世繁杂,沉静一颗心,看春色初动,看春意闹腾,看“留春不住,费尽莺儿语”,便惊觉,莫等闲,白了少年头呀。

        我们,是谁的一朵花?

        佛陀说:香风时来,吹去萎华,更雨新者,如是不绝……佛陀描述的天花飘坠幻丽场景,呈现风之香,花之灿,虹之彩,云之洁,水之净。我相信,一定还有人如树:一树开一朵花或多朵花,各朵花,形不同,色有异,香浓郁或清洌——只有自然之美、人性之美和谐并存,才能组成佛陀“诸天雨华”的莫大喜悦!

        我们,是自己的一朵花。

        记得,唐朝诗人白居易写过《僧院花》,诗云:欲悟色空无佛事,故栽芳树在佛家;细看便是华严偈,方便风开智慧花。白诗人笔下,千年前的人们体悟佛法之途,总是先费力栽树,再潜心修行。忽忽千年后,对日理万机的现代人来说,纵有栽树技能,也无栽树之地呀。 我们,做一朵随缘的花吧。 日日忙碌,日日操劳,日日烦闷。问自己,如何三万六千日,不放身心静片时?为什么,不丢下“浮生着甚苦奔忙”的琐碎事,看人生聚散无常,像看花开花落自在呢?内心纷乱止息,清远淡泊滋生。

        我们,做一朵安宁的花吧。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在草长莺飞、春光烂漫时节,做一朵盛开的小小花:头颅为芯,四肢为瓣,笑容为色,躯体为托。做一朵盛开的小小花:清香,鲜艳,水灵,素洁。做一朵盛开的小小花:不惧风雨,不恨不怨,随意而安,认真尽分。

        我们,做一朵欢喜的花吧。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164758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