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小城风景(吴尔芬)
重播

                                                                                                                              吴尔芬 

        西窗外是一片固定的景观,黑色屋顶摩肩接踵,曲折的小巷艰难地穿梭而过,蝉依然在花木掩映的枝头鸣唱。与我平视的居民小楼匍匐葳蕤,鸽子闲散走动。阳台上闪出一妇人,抖开潮湿的布料晾起,于是空气中飘荡着陈旧而阴霉的气息。这是小城年代久远的景观。 
        潮汐般的市声和打夯机敲击小城的合奏打破了宁静,那里长街在旧城改造。我侧耳细听,从身后传来的重型机械轰鸣和脚手架上的叮当声中,辨别出一种呼喊与奔走。新街交错的路口是另一种景观,白炽灯与霓虹灯交相辉映,闪烁的电弧展现行人匆忙的身影及诧异的神情。冠豸山下沿河摆开的彩灯已成夜市,携带妻小或三五成侣的人们以此为长长的甬道,迤逦地寻觅且游走。然后聚在某一个点上,夜色中诸多心事随啤酒泡沫升起,向同伴倾心表达。这是崭新的夏季景观,悸动的小城昼间呼喊与奔走的困倦,终于在黑夜有了歇息之所。客走人散,九曲文川缄默流动,恬静的细语预兆气势磅礴的悄然来临。 
        夜晚,刚竣工的新楼散发白色光芒,以迷人的期待向明日展示。明日是渴望中的事变,她将和我们的目光一起,迎迓明日新的日出。而那一块尚未砌建的空地,甚至有虫孓轻微的吟唱,它们逃离了世代不变的故居,为巨大的新家而歌。月光照彻家园,它们展开无边的想象。突然它们一片暗哑,是竹棚里守夜老人一声沉闷的梦呓。深夜的景观中,也许还有倦鸟从空中掠过…… 
        薄雾弥漫中,让我们来看看晨间景象。期盼中的明日已经来临,清洁工长柄的扫帚收拢黑夜的碎片,以女性的温柔轻轻抚过小城的肌肤。一对学生奔跑过来,他们小声议论开学第一天认识的新老师,足尖点地,弹奏青春的话题。清洁工抬头眺望时,他们已跑了很远,只见小姑娘的长辫从左肩甩到右肩。接着有挑菜的农民进城,他们朝自己认定的方向埋头疾走,早起的司机也发动中巴,向他们相反驶去,他们稍稍靠到路边,并不抬头瞻望。至此,街上行人的身份便复杂起来,开始忙碌自己的事,只有收剑而归的老人会伫足街头,四顾喧嚣起来的街景。 
        今天,楼层向上垒高、路面朝远伸展,我看见千万种心思奔光芒而来,依然敲击着黑夜又白昼的大地。所有的花朵和枝亚都与人合计,呈现明日新景观。 
       我看到今日明朗的背景和明日温暖的表情,炎热而无言的风在你我的耳边悄然溜过。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080482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