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大海啊,母亲(吴尔芬)
重播

                                                                                                                              吴尔芬 

        故乡没有大海,只见林海茫茫,故乡听不见大海,只有松涛阵阵。 
        小时候,依在母亲的怀里,聆听海的故事:美丽的浪花,宽阔的沙滩,锋利的剑麻,拾不完的海贝。我多么想扑入你的怀抱呀,大海,你的故事引起我由衷的赞叹。 
        于是,我的梦里便有了波涛的帆,有了沙滩上的贝。 
        儿时,母亲般富有的大海在梦里。 
        我要到有海的远方当兵去了。临行前,母亲为我连夜打织毛衣。窗外秋风爽爽,屋里灯火晕黄,母亲埋头打织,长长的毛线在她手指间游转,织针在勾进勾出,勾进勾出,仿佛要把有的怜爱织进毛衣里。 
        母亲永远是年轻的。她能变戏法似的把粗粮加工成各种零食,我吃得多,她就有多一分的欢愉;母亲喜欢买布自己做衣服,我穿上她得意的作品,她就会露出欣慰的微笑。 
        此时,坐在母亲对面,我忽然看到,母亲织毛衣的手也时时在织着她脸上的皱纹。 
        母亲,那遥远的海的梦就要来到眼前。一夜之间,我长大了。 
        到部队的第一天,我迫不及待地来到海边,领略大海的风采。脱下鞋子。在沙滩上散步,沙滩果然是逶迤而柔软的;海水醮在唇边,果然是咸的;海水抚弄脚掌,果然是一个绿色的环扣这一个蓝色的环;波涛是浩浩无际,果然有单桅船、双桅船…… 大海,比我梦中的更富有。 
        我在海边的哨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白天,在沙滩上训练,涨潮了,大海送给我一束束浪花;退潮了,大海留给我一枚枚贝壳。 
        夜晚,我把毛衣穿在军装里在海边站岗,母亲的体温荣进我的血液,在全身奔流。  
        每天每天的早晨,我在沙滩上巡逻,都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有时我独自坐在海边,欣赏自己的杰作。凛冽的风从海面掠来,重叠的浪头越激越高,“轰”的一声向沙滩冲来,“哗”的一声又沿着沙滩散去,抖落出一簇簇浪花。于是,我的脚印不见了波涛荡去了沙滩上的一切。三年的军旅上生活过去了,但是,我的青春脚印在哪里? 
        我问波涛,波涛声声,默默地引我走向峭壁,让我亲近正在峭壁上筑巢的海燕…… 
我回到哨位上,遥望着大海,渐渐的,我看见了她那深深蕴涵在广阔id胸怀之中的内涵。终于,我找到了深深烙在哨位上的脚印。 
        我在我的哨位上,编织着色彩斑斓的梦。梦见故乡慈祥的母亲,梦见母亲温暖的怀抱。 
现在,大海般温柔的母亲在梦里。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204230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