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土耳其飞来的故乡白鹭(郑启武)
重播

                                                                                                                             郑启五  
    

        我这个人恋家,也恋故乡,常常有朋友问我,在土耳其孔子学院工作的两年时光是如何熬过的,我说现在早已不是“家书抵万金”的年代了,尽管“西出阳关无故人”,但有网络啊,网络,这个20世纪末最伟大的发明,是切割乡愁最佳的利器。 
        土耳其长夜漫漫,一个人倒在床上浮想联翩,因为白天里几乎听不到人家给你说汉语,所以每每夜晚就自言自语地聊补恶补一番,反正就是要补补,接着就是从网络上听听祖国的流行歌曲,听听央视的新闻联播,甚至听完了新版60集的连续剧《三国演义》,乃至现在听到那剧中雄浑的主题曲,眼前就自然浮显出安卡拉窗外那夜色中的白桦林子…… 
        不过在土国之夜,听得最多的是一个叫“中国朗诵网”(langsong.com.cn)的网站,聆听一位名“彭鹭”的朗诵家腔圆字正的母语诵读。这位老兄的声音徐缓而刚毅,时而深沉如山涧碧潭,时而激扬似山鹰盘旋,更多的是他那九分磁性一分沙哑的男中音不慌不忙的娓娓道来,好像一双温润的大手紧紧握住我境外的苍凉,一步步有节奏地牵引向东方吐露的第一缕晨曦…… 
        彭鹭朗诵三字经,也朗诵舒婷的诗歌,还朗诵朱自清的散文、马克•吐温的小说以及《水浒》的片断,不过我听得最全面的是他诵读的中国的中学语文课本,从初一到高三,足足六大部!不瞒您说,由于经历坎坷,我这个孔子学院的院长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中学语文教育,本人初中一年级才读了八个月,就遇上了文革而失学,十一年后就是以这样单薄的学历发奋考上大学的,中学的语文课只有《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和《卖炭翁》等是温故而知新,其余的几乎全是认真的补习,在彭鹭老师的声音里,老来听读语文课,不是温故胜似温故,明明是恶补的暴饮暴食,却愣是让他那果敢的男中音一一化为细水长流的叮咚享有……异域他乡漫漫长夜里这种独特的体味,谁有,谁有?! 
        茫茫网海,千波万浪,夜空苍茫,繁星点点,真的不敢想像,每每在那土耳其安那托利亚高原的暮色里翔飞过的一羽白鹭居然是来自我的遥远的故乡厦门,九万里姻缘一线牵哟,你会相信吗,你敢相信吗,当有人从蔚蓝的地中海沙滩不经意捡拾起半片扇贝,然后一本正经地告诉你它是从厦门港一路漂泊而来? 
        哈哈,我摇着孔子学院的小船在博斯普鲁斯海峡荡漾,鹭岛故土的白鹭从九天精准地降落在我的船舷,在这片造就了希腊神话的小亚细亚半岛上,有什么奇迹不可能发生?! 
        彭鹭,彭鹭,厦门一羽矫健的白鹭,这绝对是2500年前孔夫子先生老道的安排,让我们在汉文化的星空下进行跨欧亚大陆的握手,从福建厦门的翔安文化馆到土耳其安卡拉中东大学,母语的手很长很长,很温暖也很温软……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247502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