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作家作品
    该栏目没有小类
一款不用加糖的“红茶”(郑启武)
重播

                                                                                                                            郑启五 
  

        我,活脱脱一个喝茶大户,年均耗茶至少十几斤! 
        到了土耳其,入乡随俗,也喝起了红茶。主要是早餐,一杯地产红茶,两片抹了果酱的面包,再加一个水煮蛋,早餐便捷而清爽。我还特意买了土耳其特有的玻璃腰杯,沉浸在里面的红茶色泽可人,加入一两块方糖,喝得不仅滋味盎然,且风情绵绵。 
        人在异国日日思乡,想家时就喝行包里的中国绿茶和乌龙茶,有机会还用乌龙茶中的铁观音表演闽南功夫茶,让土耳其朋友开开眼界,尽管功夫茶的泡饮技艺在我们厦门几乎是无人不会的雕虫小技,但在异国他乡“关公寻城,韩信点兵”依旧迎来满堂喝彩。不过喝彩归喝彩,请他细品幽香之后,细问滋味,他肯定会礼节性地说“不错不错”,但那很可能不是发自内心的,土耳其是一个喜怒形于色的民族,看得出他心内在打鼓,“中国茶怎是这样青葱的味道”。 
        从立春喝到中秋,绿茶罐见底,铁观音无存,我带的中国茶就只剩下一饼经年的“老班章”了,尽管未必“好酒沉缸底”,但显然到了品尝普洱陈香的时候了,那就开刀吧,还等什么! 
        还是那熟悉的味道:浓浓酽酽,醇醇厚厚,沉沉绵绵……但在土耳其喝普洱还另有察觉:这茶汤的成色怎么如此像土国的红茶啊,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拿来土耳其的玻璃腰杯,注入紫砂壶里的普洱,一杯沉红如玛瑙,与那土国的红茶形同姐妹,绝对可以乱真!但味道自然不同,土耳其的红茶带有微涩,放了方糖就滑顺了;而普洱的厚重仿佛蛰伏了甘草的基因,就这么喝,一味天然醇和。 
        一方水养一方人,一方人喝一方茶,要改变或引导,唯有循序渐进,比如从绿茶引入清香型的铁观音,比如从沉香型的武夷岩茶导进红茶,又比如尝试着从花茶提升到“碧螺春”或从“碧螺春”摆渡到花茶……但从红茶一下远征到“铁观音”,似乎暂时不行,光是茶名就有歧义,人家可是穆斯林。但我估摸,从红茶进入普洱,极可能路在前方,那是古老的丝绸之路啊,尽管“红而不同”。 
        记得敬爱的周总理曾经用“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向外国友人介绍《梁山伯与祝英台》,于是我想效仿,下次在土耳其再表演闽南功夫茶,不妨“偷梁换柱”,就用普洱,并向喜形于色的土国茶人介绍说:“这是一款不用加糖的中国‘红茶’!” 

                                                            土耳其中东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郑启五2010/1/22 

回到头部
Copyright (c) 2005 - 2008 LangSong.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共5079165位访问者
闽ICP备09006007号